近日泰安男嬰被埋事件引發廣泛關注,在新泰市的一座荒山上,上山采蘑菇的村民發現一名男嬰被埋在半米深的土坑里。后來男嬰爺爺主動到派出所說明情況,埋葬孩子的原因卻令人質疑。

孩子出生的醫院、現在所住的醫院以及救人的村民都紛紛站出來發聲,事情的真相也漸漸清晰,但孩子出院到被埋的七天,到底發生了什么,家人卻遲遲不愿露面解釋,這件事如同敲不開的房門仍然是一團迷霧。風口浪尖的一家人到底是被誤會還是下狠手?大家都在盼一個真相,也盼一個安靜的生活。

喧囂的老家

消息傳開時,一下子打破了這個小山莊的寧靜,村民們不相信這家生活優渥的人家會做出遺棄的事。

山東被埋男嬰事件仍迷霧重重 父母始終未露面

葦池村位于新泰市西北角,屬于羊流鎮,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從鎮政府驅車前往村子,沿途經過的村莊,村民總能說上幾句,孩子疑似被遺棄活埋的事情,早已通過媒體傳遍了大街小巷。相反,本村的人似乎是知曉最晚的。

葦池村東高西低,每條胡同很長,幾乎都是上坡路,路面雖然都已經用水泥硬化,還是崎嶇不平。村子住戶并不多,在大街上除了老頭老太太以及抱孩子的中年人,幾乎看不見年輕人。

男嬰的爺爺奶奶以及父母早已搬離村子十幾年,只有孩子的太爺爺以及二爺爺三爺爺還留在村子。

太爺爺家位于村子的南側,以村南為起點,消息的多少也從南側逐漸往北側遞減。起初很多人只是聽說,這家人生了一對雙胞胎,后來聽說沒了一個,直到事件發酵,消息一下子傳開了。

太爺爺家的大門是金黃色的,門上的對聯已經褪色。重孫還活著的消息他還是通過看視頻得知的。當時有人給老人拿出孩子被從紙箱子救出來時,老人的眼里含著淚。老人年紀大了,所有的消息都是子女傳達,家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一開始老兩口并不知道。

老人說,家里添丁進口,是再高興不過的事,他不相信兒子他們一家會故意遺棄孩子。

同樣不相信的還有村民。多數人對男孩的父親已經沒有太大印象,只有提到男孩爺爺的名字村里人才會知曉。在村民眼中他們家境優渥,孩子爺爺在鎮上上班,一家人在鎮上住著100多平的樓房,不至于養不起兩個孩子。

這幾天,村里總有陌生的車輛進入,家里的狗總是汪汪不停叫喚,大街小巷閑聊的話題也圍繞著這件事,

村民盼著能早出一個真相,讓村子趕緊靜下來。

敲不開的家門

從嬰兒出生的醫院到羊流鎮隔著49公里。他們家的房子位于羊流鎮的中心位置,在當地人眼中是地段不錯的房子。

行走在社區內,紅色的居民樓十分醒目,整潔的道路旁種植著花草樹木,不少居民看著社區西北的樓棟,私下交談著。其間,每當有陌生人或者外地牌照的車輛出現在社區時,他們都會投來“警惕”的眼光。

小區的居民很少有認識這家人的,基本都是從新聞里得知,聚在一起也不免議論幾句,

“如果是活埋那太狠心了”。

山東被埋男嬰事件仍迷霧重重 父母始終未露面

從小區門口步行462米后,一個由7、8棟樓組成的開放式社區映入眼簾,這就是“孩子父母及爺爺奶奶”居住的地方。據親戚介紹,孩子的父母去年剛剛結婚,這一對雙胞胎男嬰是頭胎,在一家人居住的房門上仍然貼著一個大大的喜字。

鄰居說,

最近兩天來了一波又一波的人,卻怎么也沒有敲開門。

雙胞胎中的老大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,孩子那么小會去哪,家里的門卻一直敲不開,因此有人猜測孩子一家一起躲起來了,也有人猜測孩子的親屬被派出所帶去調查。

山東被埋男嬰事件仍迷霧重重 父母始終未露面

22日晚7點半左右,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在孩子父母及爺爺奶奶居住的家樓下注意到,家中的燈在亮著,隨后記者上樓敲門但沒有人回應。晚九點半左右,該單元就剩其一戶在亮燈。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壹點記者 郭健 程旭

蜂擁而至的關注者和待解的謎團

10月22日距離發現被埋嬰兒已過去61天,兩個月的時間里,萊蕪區牛泉鎮南白塔村鄉醫周尚紅一直扮演著“母親”的角色,濟南市第二婦幼保健院新生兒科她早已輕車熟路。

然而,隨著“孩子爺爺奶奶”的現身回應,以及新泰警方立案調查,這起嬰兒被埋事件的原委漸漸撥云見日。消息發出后,震動了不少人,全國不少媒體蜂擁而至,就想為公眾探知一個真相。

家人在鎮上的居所,總是響起此起彼伏的敲門聲,除此之外,鄰居家的敲門聲也時不時的響起。鄰居們似乎都習以為常,也不問身份,大多數的回答都是“不熟悉”、“好幾天不見”。

孩子的爺爺只在派出所露過面,撥打電話或關機或被掛斷,孩子的奶奶也曾在媒體前露過面,只是簡單解釋了當時一位孩子已經死了才做出埋葬的行為。孩子的病還未完全康復為何著急出院?孩子出院的七天發生了什么?為什么跑出40多里地埋葬?仍然是迷霧重重。

而男嬰的家人如同消失了一般。

目前男嬰被埋的事件當地警方已經立案調查,22日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致電新泰市委宣傳部,工作人員表示,等警方通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