糟糕的財務數據又一次揭示了蔚來如今所處的艱難困境。

9月24日,納斯達克上市的蔚來(NIO.N)發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,關鍵業績指標全線下滑,以至于原定在財報發布后召開的電話會議也被蔚來臨時取消。

財報顯示,蔚來2019年二季度總收入15.1億元,相較一季度16.3億的收入下滑7.5%;毛利率由一季度的-13.4%降至-33.4%;交付車輛3553臺,較一季度的3989輛下滑10.9%;而凈虧損則上升至32.9億元,同比增加25.2%,超過此前市場預期。

這是一個讓投資者很尷尬的數據,因為這幾乎意味著蔚來汽車每多賣出一輛,就會多虧損92萬元。算上二季度的虧損額,成立4年以來蔚來累計虧損超400億元,這一虧損額接近了特斯拉過去15年的累計虧損額。這讓蔚來汽車看上去做的只是一個賠本賺吆喝的生意。虧損額巨大的蔚來汽車,以及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李斌,一直生活在高光下,是媒體的熱門報道對象。

在財報發布前,市場就不看好,蔚來盤前股價亦即下跌超10%,盤初蔚來股價一度大跌近28%。蔚來汽車最終收于2.265美元,市值約23億美元,跌幅20.4%。

蔚來將業績下滑、虧損擴大的主要原因歸于3月后新能源車補貼削減和宏觀經濟放緩。但是這顯然不是全部。原因是蔚來汽車單輛92萬元的虧損額,遠遠超出了新能源汽車補貼削減帶來的效應。

蔚來汽車把自身經營不利的部分原因歸咎于員工冗余,故而宣布裁員。蔚來創始人李斌在財報中表示,“到第三季度末將全球員工人數從2019年1月的9900人減少至7800人左右。”

曾經以大手筆著稱的蔚來,開始縮衣緊食。而召回事件和汽車起火事件,也讓蔚來賠錢賺吆喝的玩法,開始變得難以奏效。

6月27日,因電池存在安全隱患問題,蔚來宣布召回4803輛ES8電動汽車。在財報中,蔚來披露了汽車召回的成本3.391億元。也因此,蔚來二季度的銷售成本增長了8.8%,為20.128億元。如此多的召回事件,也與蔚來汽車的宣傳形象差距甚遠。蔚來汽車一直把自己打造成國內高端電動汽車的代表,甚至于特斯拉對標,也喜歡把銷售門店開設在繁華的市中心商業區。

召回事件導致蔚來二季度的毛利率大幅下滑至-33.4%,相較一季度-13.4%的毛利率,下降20個百分點,虧損擴大。若不計召回成本的話,蔚來二季度的毛利率則有所好轉,為-10.9%,但仍屬于賣出去一輛車,就虧一筆錢的情況。

由于召回事件發生在二季度末尾,并未對當期的汽車銷售產生重大影響。但也使得7月蔚來汽車的交付量下降到837輛,其中出事的ES8僅交付164輛。8月,ES8的交付量進一步下降,為146輛。好在ES6的增長為蔚來止血。8月,ES6交付了1797輛,使得總交付量達到1943輛,同比增長132.1%。

ES6銷量的快速增長,讓蔚來對2019年第三季度的業績表現,顯得樂觀。他們在財報中預計,2019年三季度車輛交付輛在4200-4400輛之間,增幅約為18.2%-23.8%,總收入介于15.93億-16.63億之間,同比增加5.6-10.3%。

蔚來CEO李斌在財報中表示,“在宏觀經濟及汽車市場偏軟的環境下,我們繼續努力擴大市場滲透。從10月開始,我們將開始交付ES6和ES8的84千瓦時電池組,將NEDC行駛里程分別延長至510公里和430公里。展望未來,我們將繼續通過技術進步加強我們的價值定位以提升銷售額。”

當下的蔚來則困境重重。因此,除了表示將全球員工總數減至7800人外,李斌還表示蔚來要進一步重組,并在年底前將剝離一些非核心業務。

李斌并沒有指明具體哪些非核心業務將被剝離。但在發展遇阻,資金緊張的情況下,蔚來應該會放緩其蔚來中心(NIO House)在全國各大城市大舉開店的情況。以及,類似于和多位服裝設計師跨界做衣服的事情,應該也會淡出蔚來之后的新聞動態里。

遺憾的是,蔚來汽車依然缺乏一個清晰的、有效的指引,這個指引幫助投資者做出一些更明智的判斷。比方,其所謂的“透過技術進步”加強蔚來汽車的價值定位以提升銷售額最終如何實施?很顯然,蔚來汽車賬面25億人民幣的現金,即使加上短期投資不過35個億,按照二季度的虧損額,只要一個季度就燒完了,誰會來“拯救”蔚來?四歲的蔚來到底能不能活下去?